您现在的位置:东莞消委会消费维权网>>维权要闻>>维权一>> 正文内容

电子烟真的是“戒烟神器”吗?

“我可以做到电子烟离手,但是我必须知道它在哪儿,比如放在兜里、放在抽屉里,但我得知道它在哪儿。”来自北京的90后白领郭兰博这样形容自己与电子烟的关系。自从2017年开始接触电子烟,曾经对卷烟无感甚至排斥的他“入了坑”,慢慢地形成了生理和心理的“双重依赖”。

 

  近年来,电子烟在我国悄然兴起,甚至在年轻人中间成了一种潮流和时尚。2018年中国成人烟草调查结果显示,我国电子烟的使用率已经上升到0.9%,使用人数约为1035万。在城市中,经常能看到有人时不时拿起烟杆“吞云吐雾”;在商场里,售卖电子烟的门店快速扩张;在网站上,也经常能够看到有关电子烟的新闻和评测,一些明星也在代言电子烟产品。

 

  5月26日发布的《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2020》(以下简称《报告2020》)明确表示,有充分证据表明电子烟是不安全的,会对健康产生危害。明知有害,为何仍有这么多人对电子烟感兴趣并成为电子烟使用者?号称可以帮助戒烟、减害甚至无害的电子烟,到底对人的身心会产生哪些危害、多大危害?电子烟是否存在二手烟问题?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1.花哨外表下存在诸多健康风险

 

  尽管市场上电子烟产品种类繁多、造型各异,但大多是由电源、雾化部件和控制单元组成。在电源供电和控制单元的作用下,雾化部件中的烟液受热雾化成烟雾和可吸入的气溶胶,从而让使用者产生“抽烟”的体验。

 

  与传统卷烟不同,“加味”是电子烟吸引人们关注、尝试并且持续使用重要原因之一。和郭兰博类似,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的韩东林也是一位电子烟烟民,而且使用过不止一种品牌的产品,桃子和西瓜是他最喜欢的口味。

 

  “抽电子烟,我承认有好奇心的成分,比如我会把各种口味的都试一遍,再决定最后常抽的一种或几种。”家住深圳市罗湖区的80后戴文凯特别提到了薄荷口味,“我一定要买有薄荷的,写作或者开车的时候吸两口,很清凉的感觉。”

 

  曾有科学研究表明,电子烟加热后自由基的产生与调味剂浓度有关,随着调味剂浓度增加,电子烟中自由基的释放量也随之增加。电子烟中调味剂的不合理使用,会增加对电子烟使用者的危害。

 

  如果说能够丰富口感的香料是电子烟的主要卖点,那么同样是雾化烟主要成分的甘油、丙二醇和尼古丁等,则显得较为“低调”,通常以小字出现或者干脆就很少提及。

 

  对于尼古丁,大部分电子烟使用者表示知晓。市面上售卖的电子烟烟弹外包装上,大多明显标记着尼古丁含量这项产品参数。以某款口味电子烟为例,2ml雾化弹容量中,尼古丁浓度为3%,雾化蒸汽所含尼古丁为51mg。市场上除少量烟弹标注为0尼古丁外,通常大部分烟弹包含3%至5%的尼古丁含量。

 

  “我知道电子烟含有尼古丁,我抽烟就是享受尼古丁带来的惬意感,能够缓解焦虑、提神醒脑。”郭兰博说。

 

  “目前市场上卖的电子烟绝大多数是含尼古丁的,而尼古丁是一种高度成瘾的物质。”中国疾控中心控烟办公室副主任肖琳说。据《报告2020》显示,尼古丁除了让使用者产生依赖性,还会在妊娠期对胎儿发育产生不良影响,并可能导致心血管疾病。

 

  与此同时,甲醛也是电子烟雾化器加热后产生的有害物质之一,但相比于尼古丁,较少有人知道它的存在。研究表明,电子烟气溶胶中的甲醛和乙醛的浓度与电池电压存在明显相关性,当电压从3.2V增加到4.8V时,气溶胶中的甲醛、乙醛含量增加200倍以上。“尼古丁的含量都会标注出来,而电子烟产生甲醛这件事,我确实不知道。”山东泰安29岁的电子烟使用者小田说。

 

  2.相比无害,更追求“减害”

 

  “之前我对抽烟是很抗拒的。”郭兰博说,小时候妈妈带他参观了一次人体器官展览,里面展示了抽烟5年的肺、10年的肺等模型,给他留下了心理阴影。但是长大成人,尤其是工作之后,“场合上总免不了抽烟,那我觉得还不如抽电子烟”。

 

  卷烟在不完全燃烧的情况下,会产生一层棕色油腻物,即烟焦油。烟焦油随着烟流进入肺部,是致癌的罪魁祸首,除此以外还会加速血管硬化,引起多种疾病甚至死亡。

 

  而电子烟以雾化、加热不燃烧的方式摄入尼古丁,在使用过程中不会产生烟焦油,这一点令很多烟民们产生了“比卷烟健康”的想法。不少烟民从吸卷烟转向了抽电子烟,或者使用电子烟来“帮助戒烟”,而这一点正是电子烟在广告中想要传递给消费者的。

 

  “在严格限定条件下,电子烟或许可以帮助戒烟,但是我们看到,由于电子烟使用不当,还会激发对尼古丁的使用快感,导致尼古丁成瘾。”世界卫生组织戒烟与呼吸疾病预防合作中心主任、国家呼吸医学中心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辰表示。

 

  此外,《报告2020》显示,由于大多数电子烟使用者同时使用卷烟或其他烟草制品,会出现两种或多种产品叠加导致的健康危害升级。

 

  “我身边有朋友抽电子烟之后就不抽卷烟了,电子烟确实有一定替代作用,烟瘾上来了可以暂时抑制。”小田说,“但是对我来说,电子烟解决不了烟瘾,也没有帮助我戒烟,谈不上‘减害’。”

 

  3.室内公共场所禁电子烟刻不容缓

 

  室内公共场所能否抽电子烟?随着相关处罚案件变多,这个问题的答案也逐渐变得明朗。

 

  “老烟民在飞机上吸电子烟被拘七天”“女子在飞机上吸电子烟被抓”“乘客在航班上吸电子烟被处以治安处罚”……乘客虽可以将电子烟携带上飞机,但是航班禁烟(包括电子烟)已写入有关法律法规,一旦出现航班上吸电子烟的行为,一定是“执法必严,违法必究”。

 

  高铁列车也已列入禁止吸电子烟的管控范围。去年5月31日第33个世界无烟日时,中国铁路官网发布微博:高铁列车全列禁烟,包括电子烟,百列普速列车也已实施全列禁烟。

 

  国内一些城市的禁烟条例中已明确将电子烟纳入禁烟范围,与卷烟一起列入监管范畴之内;然而还有一些省份和城市,能否在室内抽电子烟仍没有一定之规。因此,常常有网友抱怨,在办公室、餐厅、商场总能看到或者闻到有人抽电子烟,自己不得不暴露在二手烟甚至三手烟的环境里。

 

  独处时,戴文凯会时不时抽上一口,不过身边有其他人时,他还是会选择克制吸烟冲动或者到户外场所再抽。

 

  对此,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慢病控制负责人印曦说:“电子烟所产生的气溶胶对健康是有危害的,从健康角度来讲,为了保护不吸烟者的身体健康,要把禁止电子烟在室内公共场所使用纳入到控烟条例中去,纳入管控体系中去。”

 

  “在室内不应该抽电子烟,对于不抽烟的人来说,不管是什么烟雾都是有害的,不仅是身体上,还会造成心理上的伤害。”郭兰博进一步表示,堵不如疏,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机场、商场等公共场所应该建立吸烟室或吸烟区,缓解吸烟者的“燃眉之急”。

 

  4.别让青少年陷入电子烟的迷雾

 

  《2015年中国成人烟草调查报告》显示,我国15岁及以上人群电子烟使用率为0.5%,且绝大部分是偶尔使用。而在《2019中国中学生烟草调查》中,初中生的电子烟使用率达2.7%,普通高中生为2.2%,职业学校学生为4.5%。

 

  前后对比引人深思,未成年人与电子烟的距离多远才算远。

 

  随着电子烟这块“蛋糕”越做越大,一些知名电子烟品牌以“经销店+专卖店”的方式在全国快速铺开,方圆一公里之内可能就有多个电子烟门店,在一些便利店、超市也设有柜台,免费体验、打折促销吸人眼球。从“看到朋友抽”到“翻到电子烟相关新闻”,电子烟烟民的“入坑”原因也各不相同。

 

  “门店可能管得比较严,在便利店买电子烟时,感觉身份证查得并不严。”据小田观察,从微信上一些所谓的销售手里买烟弹,也不需要查验年龄,付款之后就可以直接快递到家。

 

  2016年《美国卫生总监报告》显示,电子烟中的尼古丁会影响青少年的大脑发育,青春期使用会对青少年的注意力、学习、情绪波动和冲动控制产生影响。此外,抽电子烟可能使人更容易转向卷烟,这一现象在青少年中尤为明显。

 

  为了更好保护未成年人生命健康、远离烟草危害,2019年10月发布的《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明确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并要求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渠道,撤回通过互联网发布的电子烟广告;2020年7月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稿中明确将电子烟纳入烟草范围;今年6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发布《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烟侵害“守护成长”专项行动方案》,提出认真落实校园周围不得设置烟草销售网点要求、严格查处向未成年人售烟违法行为、持续加强电子烟市场监管三个主要任务……

 

  “对于青少年是否可以抽电子烟,我想所有的人都会说不。”肖琳说,“任何部门都应该不遗余力地保护好我们的下一代,保护好我们的青少年。”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消费主题

更多>>推荐文章

  • 还没有任何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