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东莞消委会消费维权网>>维权要闻>>维权一>> 正文内容

隐藏款价格涨10倍?盲盒经济向未成年群体的钱包下手了

近年来,盲盒作为一种潮流玩具,精准切入年轻消费者市场,受到了众多消费者的追捧,并形成了特有的“盲盒经济”现象。在今天的市场中,玩偶、文具乃至博物馆的文创衍生品,都能装进盲盒之中。然而,随之而来的畸形消费也伴随着各种乱象——过度消费、购买成瘾、互相攀比……新快报记者走访发现,盲盒的营销方式实际上是套路满满。比如,在中小学生热衷的“文具盲盒”界,一支两三元的中性笔,穿上些花里胡哨的包装,辅之以普通款和隐藏款的“盲盒”概念,价格就可以涨几倍,有些隐藏款的价格更是被炒至涨了10倍。这种让人“上瘾”的盲盒经济,又该如何监督?

 

现象

 

盲盒售价是普通文具两倍多

 

隐藏款被炒至10倍

 

近日,新快报记者走访了天河区多家文具店,发现各式各样的“文具盲盒”堆头占据了店面的主要位置。“文具盲盒”花样很多,包括自动铅笔、中性笔、修正液、本子等,甚至还有成套销售的文具大礼包,价格从五六元至几十元不等,外包装则为“与子成说”“航海王”“林深不知处”“柯南”等主题动漫,如热销的晨光“林深不知处”盲盒,一盒24支笔,每支笔都是不同的动漫形象,但从外包装看不到里面具体的产品,单支笔售价约8元。但记者看到一旁普通同款的晨光中性笔仅售3元左右,套上了动漫外衣,再加上“盲盒”玩法,售价就涨了两倍多。

 

放学时分,在记者逗留在文具店的短短15分钟内,就有十多名学生前来消费,其中一半以上的目标都是文具盲盒。一名正在抽“与子成说”盲盒笔的小学女生告诉记者,她已陆续买了十几支这个主题的盲盒笔,为的就是抽CP及隐藏款,原来该款盲盒主题人物都是中国古代爱情故事的男女主人翁,包括牛郎&织女、唐伯虎&秋香、聂小倩&宁采臣等,所以“抽到了‘牛郎’便也想要‘织女’”,当天该女生抽到了“祝英台”后难掩脸上失望的神情,“祝英台我早就有了”。不过由于“盲盒”属性,售出的“文具盲盒”不退不换,她无奈地说明天会把笔带到学校,与同学交换别的款式或送人。当记者问她最想抽到的是什么,她立马说:“当然是‘虞姬’,‘虞姬’是隐藏款特别难抽,我都抽到项羽两次了,就是抽不到虞姬。”她还说班上有一个同学就抽到了“虞姬”,大家都非常羡慕。

 

一位文具店老板介绍,相比较普通的文具来说,“文具盲盒”的产品确实要更好卖一些,“有的小学生一放学就会来到店里,一抽根本停不下来”。记者发现,走访的多家文具店不仅没有劝导学生理性消费,反而推出了“买得多优惠多”的营销活动刺激销售,如其中一家文具店在盲盒堆头上打出了“满4支9折,买一整盒8折”的宣传标语。

 

除了文具店,记者在杂货店、便利店也发现了文具盲盒的身影。在悦汇城的日系杂货店“畹町”中,盲盒被摆放在入门最显著的位置,由于临近六一节,销售相当火爆。记者采访期间,就有一位妈妈带着儿子,一口气买下一整盒“航海王”的中性笔盲盒,一共支12支,虽然有满100元减15元的优惠,折后买单也超过150元。

 

这位妈妈说因为临近六一儿童节,一早就承诺让儿子挑一份礼物,“其实之前他就自己用零用钱陆续买过好多,为的就是凑齐一整套,希望这次一整盒买了,以后就不要再抽。”这位妈妈担忧地说,儿子现在脑子里天天想着要抽齐一整套盲盒笔,恐怕会影响学业。

 

不仅线下买的人多,文具盲盒的线上销售也十分火。记者在某购物平台搜索“文具盲盒”等关键词,即弹出数百款产品,销售靠前的近30天成交上千单。记者更发现部分商家哄抬隐藏款价格,如之前提到的“与子成说”隐藏款“虞姬”,有一家商店以48元的高价出售该款“拆盒装”,而同系列其他普通款的“拆盒装”网上售价仅为三四元左右,隐藏款被炒至超过10倍的价格。

 

监管

 

行政监管与教育引导融合,抵制“文具盲盒”不利影响

 

实际上,六一儿童节前夕,针对“文具盲盒”可能给中小学生、学龄前儿童带来购买成瘾、过度消费等不利影响,广州市市场监管局、教育局联手针对全市中小学、幼儿园周边销售“文具盲盒”开展为期一个月的专项整治行动,严厉打击各类生产、销售违法行为, 引导学龄前儿童、中小学生正确认识“文具盲盒”,自觉抵制“文具盲盒”的不利影响。

 

据广州市市场监管局介绍,此次专项整治,市场监管部门将以中小学、幼儿园周边销售“文具盲盒”等经营者为重点,开展专项清查行动。重点检查、依法从严查处中小学、幼儿园周边销售无厂名、厂址等来源不明、无标准或产品合格证明等“三无”产品,未经CCC认证的列入CCC认证目录的产品,价格违法等违法行为。

 

同时,此次专项整治将强化销售行为引导,对购买“文具盲盒”的孩子进行消费提醒,避免诱发学龄前儿童、中小学生过度消费。运用校园网站、微信平台等宣传载体,让家长、学龄前儿童、中小学生正确客观看待“文具盲盒”,避免家长、学龄前儿童、中小学生盲目购买、过度消费,引导学龄前儿童、中小学生从文具的价格、质量、资源节约等方面做出理性选择。

 

广州市市场监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这次专项整治强化行政监管与教育引导的融合,形成政府、学校、家庭共同管理合力,共同打造利于学龄前儿童、中小学学生发展的校园周边成长环境,保障学龄前儿童、中小学学生身心健康。

 

女儿就读石牌小学的林女士近日收到了学校发出的“致家长的一封信”,内容正是关于“文具盲盒”:“请家长们要多关心您的小孩,当您发现孩子突然以各种的理由向您要钱,一定要细心了解这些钱的用途,如果小孩已购买使用‘文具盲盒’,甚至为收集完整的主题而购买较多甚至大量文具盲盒,请您一定要阻止并从正面引导,并及时和学校联系,家校共育。让他们远离‘文具盲盒’带来的不利影响。”

 

林女士说,这封信在家长群引起了不少的讨论,家长们互相沟通后才知道,原来班里超过九成的同学都有购买盲盒笔的经历。大多数家长不赞成让孩子大量购买盲盒,认为这是一种“赌博”心理。一名家长抱怨,因为孩子喜欢购买文具盲盒,零用钱很快就花光了,更有家长说小孩子“抽不到想要的款式,转手就扔”。但也有家长认为,文具盲盒就与自己小时候“干脆面中的卡片搜集热”一样,每个年代都有,模式不同而已,不必太草木皆兵。

 

如何引导孩子“冷待”“文具盲盒”也成为了家长热议的话题。专注儿童教育发展研究超过6年的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周星燎老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购买盲盒是带有博弈色彩的猎奇心理,小孩子对新事物,而且还是不断给予新刺激的事物充满好奇是正常的,并不宜将其视为洪水猛兽强行制止。“就像大人们集邮票、追电视连续剧的心理一样,会抱有期待,大部分孩子对拆盲盒的兴趣会持续一段时间得到满足后自我消退。”她以一名家长的案例举例,这名家长先满足孩子,只要是孩子用自己的零花钱购买“文具盲盒”便不强硬干预,还与其一起分享,甚至陪伴孩子做盲盒玩盲盒游戏,当孩子懂得当中商家的“套路”,逐渐便对盲盒的兴趣降低,整个过程持续了近一年。

 

彩云网评特约评论员陆月玲则认为,中小学生现在正处在身心发育的关键时期,还未形成正确的价值观和消费观,自控能力较差,对盲盒中不确定的产品会产生较强的期待感,非常容易沉迷其中,这不仅容易引发孩子购买成瘾过度消费,也会滋生盲目攀比之风,影响中小学生的身心健康发展。她表示,如何杜绝“文具盲盒”引发孩子购买成瘾,需要家长、监管部门、企业三方合力。家长们“给钱花”的同时,也要注意引导孩子们“怎么花”,如果发现孩子对文具盲盒上瘾,应采取有效措施,多引导孩子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转移注意力,如阅读、参加公益活动等。监管部门需进一步关注“文具盲盒”的产品质量及营销宣传,确保未成年消费者的知情权、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等合法权益不受侵害。文具厂商也应该担负起一定的社会责任,生产和销售企业应以身作则,不能为商业利益诱导未成年人过度消费。

 

市场

 

巨头大咖纷纷入局

 

“盲盒第一股”市值却大跌

 

“文具盲盒”兴起的背后,是盲盒经济在中国市场早已经成了一盘大生意,而其商业模式又很好复制,各行各业都想分一杯羹。

 

去年12月10日,泡泡玛特在港交所上市,发行价38.5港元/股,超额认购达到近356倍,暗盘暴涨超90%,在挂牌首日开盘就一度暴涨超100%,市值迅速超过千亿港元。

 

虽然泡泡玛特有“盲盒第一股”之称,但根据天猫新品创新中心《潮流玩具行业趋势与洞察白皮书》,按照2019年零售价值计算,其占中国潮流玩具零售市场份额仅8.5%。市场空间仍相当巨大,因此吸引各行业大咖纷纷布局潮玩盲盒,出现“神仙打架”的局面。去年泡泡玛特上市之际,名创优品宣布推出独立潮玩品牌“TOPTOY”,并在广州开出首店,目前TOPTOY已经在中国15个城市开设了25家线下商店,同时还计划在今年内开设机器人商店和第一家海外商店;老牌文具公司晨光文具在2017年开启全新战略转型期,便决定布局潮玩类产品,眼下热销的文具盲盒大多出自其手;依托国内动画原创IP起家的奥飞娱乐,也在潮流玩具市场上不断布局,仅是去年第四季度,其推出的“阴阳师”系列盲盒出货量已达250万只。一众互联网巨头也加入战团,今年年初,腾讯推出了“嚯App”,随后百度打造潮玩项目“热度潮玩”,阿里推出了内容IP潮玩品牌“锦鲤拿趣”,优酷也成立了专门面向潮玩业务的子品牌UTS(YOUKU Toy Show),B站直接投资并购了动漫周边模型玩具网ACTOYS……

 

Mob研究院发布《2020盲盒经济洞察报告》显示,盲盒已经成为潮流玩具中受面最广、热度最高的品类,盲盒行业将蓬勃发展。在未来5年,盲盒行业会迎来高速增长期,预计在2024年盲盒行业市场规模将翻两倍达到300亿元。

 

不过,近一个月以来,泡泡玛特股价一路走低,从最高点的107港元,到一度跌破60港元,市值几乎遭遇腰斩,为火热的盲盒经济浇下一盆冷水。

 

将泡泡玛特推上舆论风口的,是其4月份推出的一禅小和尚禅寓山海系列、SKULL PANDA系列等新品盲盒的售价从59元涨至69元,涨幅高达16.95%。对于涨价这一举动,泡泡玛特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原材料价格上涨、工艺设计增加成本”。但是,许多消费者对这样的回应并不买账,有网友直言“毛利率这么高,还好意思涨价?”

 

据泡泡玛特发布的2020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泡泡玛特营收25.13亿元人民币,毛利15.94亿元,毛利率达到68.7%。不过,其2020年营收增速仅为49.32%,而该数据 2018年、2019年却在225%以上。

 

观察

 

中消协提醒:

 

隐藏款不过是商家的一种饥饿营销

 

据证券业内分析人士认为,泡泡玛特涨价表面是成本上升,背后真实的原因或是市场需求下降,导致其不得不涨价去维持收入水平及利润水平。但此举正好击中了盲盒商业模式中最敏感的一环,溢价本来就高,再叠加涨价,导致商誉受损玩家流失。

 

更令人揪心的是,价格上涨,玩家等来的却不是更好的质量。“我们在接受涨价的同时,期待更好的品质,然而现实给了我一次重锤。”网友一只羊表示,自己好不容易抢到的Skullpanda热潮系列“一盒12个娃,10个有瑕疵”。也有网友在微博吐槽,这次盲盒的瑕疵率高达70%。

 

据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5月29日,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相关泡泡玛特的投诉达3684条,投诉集中围绕在发货延迟不退款、货品有瑕疵返厂后无备品不退款等问题。

 

也有人质疑,泡泡玛特玩饥饿营销,为的是炒高二手市场的价格。此次发售熊喵热潮系列因为限量6万套,一经上线迅速告罄。有不少网友发现,发售当天已经有店员串货在二手平台上倒卖,整箱12个价格已经高达15000元。去年12月22日,泡泡玛特就曾被爆盲盒拆封后二次销售。之后,泡泡玛特回应情况属实,系5名员工违规操作,已解除劳动合同,且涉及商品全部收回。

 

中国消费者协会曾发布消费提醒,盲盒市场存在的问题包括:商家过度营销,尤其是设置“隐藏款”等抽中率极低的产品进行饥饿营销;商家涉嫌虚假宣传,商品颜色、款式很有可能与宣传不符,商家还会夸大商品价值、虚构中奖概率等;产品质量难以保障,山寨货、二次销售品、“三无”产品时有出现,部分商品还存在划痕、掉漆、污渍等质量瑕疵;消费纠纷难以解决,部分商家遇到质量问题,只换不退,售后效率低下。

 

消费提醒

 

“文具盲盒”有风险

 

劣质文具或摇身一变

 

成了身价倍增的盲盒

 

作为国内成立最早的政府依法设立的第三方综合性产品质量监督检验机构,广州质量监督检测研究院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文具盲盒”有风险,消费者因无法直接观察商品的外形、质量等属性,这种消费模式会将消费者推向更不利的交易地位,对未成年的学生来说尤其如此。部分商家为了追求利益,可能将一套劣质的文具装入盲盒内,立即身价倍增。“三无”盲盒也时有出现,拆开盲盒后,内装文具可能不符合相关国家标准要求,有的可能存在划痕、污渍等外观质量瑕疵,有的甚至存在锐利尖端、锐利边缘、有毒有害物质超标等严重质量安全隐患。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消费主题